打开APP,全本阅读

打开
A+ A-
A+ A-

一见还有人在,我慌忙用力挣扎,谁知道他根本就不放手,还大力把我死死压在地板上。

眼前的人,正是舒扬的老婆,哦不,应该是他前妻袁落落。

袁落落“啪”一下开了灯。

嘴巴被舒扬死死捂住,我抬起头看到袁落落脸上流下两行热泪。

“收拾好东西,就给我滚。”舒扬磁性十足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,紧接着,他从我身后搂住我的腰,逼得我不得不跟随他一起站起来。

这个动作使我不得不和袁落落面对面的直视,本能的羞耻感使得我根本不敢抬头。

我心中苦笑连连,做梦也没想到,今晚被这**霸王硬上弓不说,还有人观赏。

“舒扬,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?”在电视报纸上优雅端庄的袁落落,像疯子一样扑过来,却被舒扬冷漠地狠狠推到地上。

他冷冷的说:“呵,你背着我和其他男人一起的时候想过我么?袁落落,你现在就给我滚!从今以后别再让我看到你!”

舒扬压抑不住愤怒和心中的痛苦,他化悲愤为力量,更加放肆的折磨我。

袁落落再也承受不了这样的**,嗷嗷大哭如猪叫一般地踩着高跟鞋,掩面飞奔而去,“砰”一声合上别墅的大门。

舒扬突然大吼了一声,我便成了他发泄的对象。

很不舒服,可是在感觉疼痛和屈辱之余,心里又有一丝丝的得意。

因为促使他前妻给他戴绿帽导致离婚的始作俑者,不是别人,正是我。

舒扬和袁落落在一起多年未育,婚姻这座围城早就墙根松动。我不过安排了一枚阳光活泼的小狼狗,轻而易举就撬动了袁落落的心。袁落落很快出轨不说,还在我的安排下,被舒扬抓了个正着。

像舒扬这样强势的男人,被戴绿帽的后果自然只有两个字:离婚。

此刻,虽然他在我身上阳刚十足,可正是他意志最薄弱的时候。

“舒总今晚想怎样都行,我都奉陪。”我勾着他的脖子,明明疼得厉害,却还是娇笑着逞着强。

他颤了颤,看到了地板的红色,有些惊讶:“来事了还陪游?你还真是敬业。”

“不是来事儿,是第一次。”我一边淡定用纸巾擦着身体,一边假装若无其事的说着。

“什么?”他的声音里透着无限的惊讶,但紧接着又鄙夷冷笑了笑,“陪好了不会亏待你,不必给自己编戏码。对了,你怎么知道我姓舒?”

  1. 上一章
  2. 目录
  3.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