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开APP,全本阅读

打开
A+ A-
A+ A-

季小凡做梦也不会想到,曾走过风风雨雨,经过坎坎坷坷,困顿中挣扎,烈火中葬身,到头来,不过是她年少时做的一场梦。

梦醒在十五岁这个多雨的夏季。

她在这个夏季,认识了韩文渊。

还有......那个陪她葬身火海的男人韩景沉。

季小凡静静的躺着,想着那些被她压下不愿记起的往事。

这一年,父亲任务去世了。

母亲熬不过病痛的折磨,也跟着去了。

也是这样一个雨天,她从睡中醒来,听到了大伯娘和奶奶说的这番话。

然后,她怎么样了?

季小凡这时候眼角有晶莹的泪滴滑下,她痛苦的闭上眼睛。

她做出上辈子最愚蠢的事情,她去闹!

去抗议,去哭诉,去求情......

去求她们,让她上学,让她们不要把自己嫁给一个傻子。

可是最后的结果呢?

奶奶指挥着大伯娘将她捆了起来,第二天就办了喜事,把她送到了村长家。

临去之前,季小宁拿着那张县重点高中发下来的录取通知书,告诉自己,她会取代自己,开始不一样的人生。

原以为是血脉至亲,却不料是虎豹财狼。

十天后,父亲的朋友兼上司来送父亲的骨灰回家,才将伤痕累累的她接走了。

季小凡慢慢的睁开了眼睛,放在身侧的双手渐渐的握紧......

张桂兰跟季奶奶商量着把季小凡嫁过去的细节呢,考虑着季小凡长得漂亮,要不要再让村长家里多加些钱,这时候听着外面有脚步声,便同时抬头看了过去。

只见季小凡进来了,双眼红红的,许是还没从母亲去世的事情里面缓过来。

她身上穿的还是平时的衣服,没甚出众,但是却给张桂兰一种哪里不一样的感觉。

因为现在正商量着的事情,让张桂兰有些心虚。

“小凡来了呀,怎么不睡会?刚才在坟地哭的都快断气了,真是可怜了......”张桂兰脸上堆着假笑的样子,难看极了。

经历过那么多,再逢绝境,她已不再是当初的那个季小凡。

只见季小凡脸上露出哀伤的神色,从口袋里拿出了那张重点高中的录取通知书,走到了张桂兰和季奶奶跟前,放在了桌子上面。

“奶奶,大伯娘,我不想上学了。”

季小凡的声音轻轻柔柔的,但是说出口的话,却无比的坚定。

这就让张桂兰和季奶奶奇怪了,她们竟然从季小凡的嘴里面听到她不想上学的话!

“怎么好端端的说这话?”季奶奶忍不住问着,生怕季小凡刚才是不是听到什么了。

季小凡眼眸低垂,盖住眼中的情绪。在外人看来,只是一副伤心的样子。

“我爸妈都去世了,我如果继续上学,就是给奶奶增加负担。我想出去挣钱,替我爸妈尽孝。”

季奶奶听着季小凡的这番话,想到自己之前跟张桂兰商量的事情,心里不由得一阵愧疚。

张桂兰看出来季奶奶心里想的是什么了,心想着,季小凡自己提出来不上学正好,但是不能让她出去,出去了就不受自己控制了。

张桂兰这时候站起来,脸上含笑的走到季小凡跟前,拉过她的手,亲昵的说着:

“这孩子,就是招人疼。你现在年纪这么小,出去做工,城里面的那些工厂也不会收的。你要是想挣钱孝敬你奶奶,伯娘有个主意,不知道小凡愿意吗?”

  1. 上一章
  2. 目录
  3.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