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开APP,全本阅读

打开
A+ A-
A+ A-

三日时间,墨府的人为了防止墨子宁逃跑,想遍各种办法,将她关于房中,缚于床上,只送少量食物。诸如此类能够将她困住的办法尽数拿出,只是希望不要在成亲的当日再出现新娘逃跑这种事。

第三日清晨,一早墨子宁便被下人们从床上拉起,开始为她装扮,看着整齐的摆放在床上的大红色霞披,她的脸上带着浓浓的嘲讽,曾经她最的希望就是能够举行一次中式婚礼,穿上秀禾服成为陆天寒的新娘,只是时至今日,一样的秀禾服,但她所要嫁的人却已然不同。

“哼,这般好的衣裳给你真是糟蹋了。”忽而一声冷哼,墨子宁回过头看到的便是自己的姐姐墨子瑶,“你没有资格穿这般好的衣裳!”

墨子瑶走到了床边,手指细细的磨蹭着秀禾服上精致的刺绣,锦缎的面料,上边用彩色丝线绣上了龙与凤,象征着龙凤呈祥,周围辅以“福”“喜”等字,以及牡丹、鸳鸯、蝠鼠、石榴等寓意着吉祥如意、百年好合的图案,衣服上点缀着珠片与珠石,让整件衣服都显得高贵典雅。

墨子瑶一时间有些爱不释手,并非她有多喜爱这衣裳,而是她见不得墨子宁有比她更加珍贵的物件。

连一声招呼都没有打,墨子瑶抱着床上那大红的嫁衣转身离开,而这时为墨子宁打扮的丫鬟们一下子犯了难,大小姐将嫁衣拿走了怎么办,这个亲成还是不成?

看着她的反应,墨子宁完全没有任何动静,就好像是刚刚的事情根本与她无关一般。

众人无奈之下,只得拿出一身白衣,只是这大喜的日子,一身白衣……

“无妨。”轻软的声音响起,带着丝淡漠,“既是姐姐喜欢,我这样便好。”

一身素衣,一方白巾,这怎么看都不像是嫁人,而是……一众丫鬟无奈摇头,大小姐已将东西拿走,她们又能如何。

“墨子宁,你这是什么意思!今日成亲,你竟穿一身白衣,这是要触谁的霉头!?”看着一身素衣步出小院的墨子宁,刘氏大怒,她心知墨子宁不会乖乖就范,却未曾想过她会这般的反抗。

白巾之下,墨子宁一脸淡然,轻软的声音再次响起,依旧平静无波,“回母亲,大小姐将子宁的嫁衣取走,无奈之下,子宁只得身着白衣,还望母亲见谅。”

一记软钉让刘氏登时无言,女儿的脾气她自是知晓,若说女儿会这般作为并未出乎她的意料,只是这成亲之日一袭白衣着实不吉利,可却因此事是女儿作为,让她无可辩驳。

“你若要如此便如此!”说罢,刘氏拂袖而去,眼中愤恨难掩。

“快走,若是耽误了吉时受罪的还是你。”背后一股巨力,让墨子宁踉跄几步,听着身后的声音不由自主的皱了皱眉,成亲为何是她步行?

似是感觉到墨子宁的想法,墨子瑶嗤笑一声,“墨子宁,你以为成了三皇子妃便有多尊贵么,今日父亲下令让你步行至三皇子府邸,以彰显我墨府的诚意。”

听了墨子瑶之言,墨子宁眼底冷漠更胜,这便是所谓的慈父么,女儿出嫁,为了彰显墨府的诚意,便要她步行至三皇子府邸?一路围观之人何其多,父亲只想到墨府的诚意,何曾想过她墨子宁的颜面,她就应当要别人这般品头论足?

“快走!”墨子瑶口气大为不耐,今日若不是为了看墨子宁出丑,她又何须亲自跟随墨子宁前去三皇子的府邸。

下唇轻咬,白巾下,墨子宁小脸一脸片冷然,墨府,你不仁便不要怪我不义,她墨子宁从不是任人欺凌之人,想要牺牲她的名誉成全墨府?她还没有那般高尚!

缓步走出墨府,果不出她所料,墨府外早已围满百姓,看到墨子宁出现周围皆是一片哗然,白衣白巾,这怎是出嫁之人应有的装扮。

“大家勿惊,”就在众人议论纷纷之时,墨子瑶轻笑一声立于墨子宁身前,“舍妹自知身份不配成为三皇子正妃,所以身着白衣,愿意侍妾身份进入三皇子府。”墨子瑶的话中满是恶毒,她虽不能阻止墨子宁嫁与三皇子,却可将她贬为妾室!

墨子瑶,这便是你的目的?墨子宁发自内心的嘲笑,这些事情她本就不在意。

就在此时,从远处渐渐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,由远及近,声音越发清晰,甚至能够听到马蹄声中夹杂的铜铃轻响。

听到这般声响,众人脸色皆是微变,若说在这皇城之中敢这般策马扬鞭便只有一人——邪王,轩辕沐。

看着渐渐接近的马车,众人不由得慢慢散开,对于邪王的恐惧让众人不由自主让出一条路来。不曾想,马车渐渐接近之时便慢下了速度,就在众人疑惑之时,一个慵懒的声音响起,“暗影,何事?”

仅仅是四字,却让每个人都涌出一阵恐惧,世人皆知,邪王喜怒无常,前一刻对你轻言软语,或许后一刻便挥剑取你首级,杀伐皆在一念间。此时众人真怕接下一句便是“碍事,全杀了。”

“回主子,今日是三皇子娶妃之日。”坐于马车前的黑衣男子恭敬的答道,将事情用简练的语言向主子汇报。

听着忽然传来的两个声音,已经周遭的窃窃私语,墨子宁一把扯开头上的白巾,打量着不远处的马车。

两匹骏马全身雪白,无一丝杂色,一路奔跑而来却全无疲态,显然是两匹宝马。再看后边的马车,墨子宁一瞬间被那精铁的车身吸引走了目光,这般坚固程度就算是强弓也能难穿透吧,马车四角吊着四个六角铜铃,传说中此为邪王府独有,莫非车上之人便是邪王本人?

在墨子宁打量马车的同时,车中人也在打量她,这便是三皇兄要娶的女子么,果然是人间绝色。

就在众人还未回过神,墨子宁已丢掉手中的白巾,像邪王的马车跑去,邪王的传说她自是听过,若是借助他的名声帮助自己离开墨府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。

当墨子宁大胆的掀开马车的门帘,爬上马车之时众人皆是一惊,接下来便是一脸看戏的神色,世人皆知邪王不喜女子,今日墨府二小姐这般冲上邪王的马车,恐怕将是凶多吉少罢。

“救我。”在放下车帘的那一刻,墨子宁对着车内的陌生男子这般说道,对方虽不一定会救她,但她深知此时只有他能帮助自己。

“为何要救你。”慵懒的声音悦耳动听,但墨子宁感受到更多的却是危险,这男子绝不会像看起来这般无害。

“救我便是救你自己,你的毒,我能解!”刚才一瞬她便看到他微微泛青的指甲,她记得这般症状曾在家中毒经中见过,这世上若说有人能解此毒,便只有她一人!

对方并未答话,只用审视的眼光看着她,半晌,笑道,“本王该如何信你?”

“以生命为抵,若我墨子宁做不到,这条命便予你!”对于解毒之事,墨子宁有着莫大的信心,身为药王世家一家之主,虽不能说世间药物皆是知晓,但却也了解十之八九。

“很好,本王喜欢!”说罢,邪王竟朗笑出生,车外之人皆惊诧万分,究竟何事能让邪王这般大笑?

“暗影,回去禀告皇后娘娘,三皇兄的妃子本王要了!”语气中难掩狂傲,只此一言,便让车外的墨子瑶脸色一变。

愤恨的眼神扫向马车,但墨子瑶却依旧不敢造次,这世上并不是所有人都有墨子宁那般胆量,胆敢硬闯邪王的马车。

“邪王殿下,难道您不知君子不夺人所爱这句话,妹妹是三皇子看中的王妃,您这般夺人所爱是否不妥?”压抑住心底的恐惧,墨子瑶“声色俱厉”的大声质问,只是声音中依旧带着难掩的颤抖。

若不是皇后娘娘有令,墨子宁不嫁三皇子,她便无法成为太子妃,否则她反而愿意邪王将那小贱人带走,想到那小贱人会受尽折磨而死,她便觉得心中一阵阵的痛快。

“三皇兄真的‘看中’她做三皇嫂?”语气中满是嘲讽,三皇子自幼痴傻早已不是什么秘密,他不相信痴傻的三皇子还有什么本事‘看中’一个女子做他的王妃,想来这便是皇后娘娘拉拢党羽的一贯手段吧,若是他猜的不错,另外一半的条件便是许眼前女子太子妃之位。

霎时间,墨子瑶无言以对,却依旧硬撑,“就算如此,妹妹依旧爱慕三皇子多年,如今更是自愿嫁与三皇子为妾,这还不够么?”

自愿?轩辕沐眼中闪过一丝不屑,若是自愿又何来‘救我’一说,既然这女子对他求救便已说明这桩婚事本就不是她所愿!

“若按照姑娘所言,为何本王看见‘三皇嫂’一身白衣,一脸冷然,全无半点新娘应有的喜悦?”明眼人都能看出这所谓自愿的成亲有多牵强。

  1. 上一章
  2. 目录
  3. 下一章